北京中嘉律师事务所
咨询热线
4000-962-686

北京离婚律师咨询:婚姻内,一方通过自残控制对方,是否构成家暴?中嘉律所

发表时间:2022-10-19 10:43作者:北京中嘉律师事务所

中嘉10.19.jpg

家暴是许多人在婚姻中难以言说的隐痛,尤其是“隐形家暴”,经常被我们忽略,但其实它可能就在发生在我们身边,而且对当事人造成了极大伤害,却未能引起重视。那么,什么是“隐形家暴”呢?就是施暴者并未对配偶实施殴打、捆绑、残害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等直接的身体伤害,而是通过一些巧妙的控制手段,对其精神进行侵害。比如我们今天要探讨的这个案例中,丈夫就经常通过自残的方式来控制妻子,长此以往,对其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那么丈夫自残的行为,在法律意义上,能否被认定为家暴呢?咱们这就来还原本案的细节,以及法院审理的经过。

【案件回顾】

2017年,家住江苏省镇江市的张萍(化名),经同事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三岁的邹超(化名)。邹超长相斯文,研究生学历,是一名IT工程师,收入稳定,这些条件都让张萍很满意。然而二人相处了两个多月后,张萍渐渐发现了邹超性格中的一些缺陷,比如内向孤僻,没有男子气概,不懂得保护女性。

张萍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有一次二人一起深夜去大排档吃夜宵时,遇到两名醉汉前来搭讪,要求张萍“喝一杯”。可面对这种无理要求,坐在她身旁的邹超非但没有挺身而出,替她挡酒,反而小声劝她“喝一口”,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怯懦表情。这可把张萍气坏了,她当然不肯喝,后来还是隔壁桌的四五个小伙子看不过去了,出面制止,两名醉汉才悻悻而去。

经过这件事,张萍对邹超很失望,提出了分手,但邹超却哭着央求张萍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为了求得张萍的原谅,邹超还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原来邹超从小生活在离异家庭,曾遭遇过多次校园霸凌,因此才养成了懦弱的性格。他还说自己母亲已经去世,父亲在法国定居,就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如果张萍也离开了,他就真的生无可恋了。一番卖惨后,邹超又再三表白自己是真的爱张萍。张萍听了邹超这一番真心告白,立刻心软了,于是打消了分手的念头。

2017年12月,张萍带邹超回家见父母,张母对未来女婿很满意,但父亲和哥哥却觉得邹超性格太懦弱,劝她趁早分手。张萍被父兄的话戳到痛处,于是再次提出分手。但这一次邹超故技重施,先是连续多天微信轰炸求复合,接着又找到二人的“媒人”出面劝说,但张萍也是下定决心,并没有动摇。眼见分手就要成真了,邹超急了,他使出了杀手锏,用“自杀”来加以威胁。邹超给张萍发来了一张拧开煤气的图片,接着又发微信说:“今生不能与你在一起,那就来世做夫妻吧。”

张萍被邹超的举动吓坏了,连夜赶到他的住所,阻止了他的“自杀”举动。随后二人再次复合。

2018年5月,张萍和邹超举行了婚礼,新房首付款的一半是张萍多年积蓄以及母亲瞒着张萍的父亲张立生贴补的。

然而婚后,二人并不幸福。蜜月期间,二人就因为旅行费用问题屡次发生争执,邹超嫌花费过高,住宿和吃饭都要选最便宜的,张萍因此与邹超发次多次争吵、冷战,邹超每次哄不好张萍的时候,就会下跪、扇自己耳光,表示认错。但等张萍原谅他之后,他又恢复原样,仍然什么都嫌贵,什么都不让张萍买,为了不发生争吵,张萍只得克制,什么事都听从邹超的安排。

2018年7月,二人婚后两个月,张萍查出自己怀孕了,但她此时已经产生了离婚的念头,想要打掉孩子,但却因体质问题被医生劝阻。

在张萍怀孕期间,邹超的自残行为有所改善,二人总算过了几天消停日子。然而孩子出生不久,邹超就再次“犯病”了。二人只要一发生争吵,他就会用撞墙、自抽耳光等方式,迫使张萍妥协和让步。

这段不幸福的婚姻维持了3年,直到2021年春节,张萍因为得了丰厚的年终奖,想买些补品孝敬父母,邹超又开始嫌弃她太破费,二人再次爆发激烈正常。

这次邹超又上演“老把戏”,先是爬上窗台威胁张萍要跳楼,见张萍无动于衷,又跑到厨房拿菜刀对准自己的脖子,然后大声勒令张萍:“赶紧把东西都退了,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面对邹超这样一次又一次以自残来对自己实施操控的行为,张萍再也忍无可忍,她无法想象,让孩子在这样一个不健康的家庭中长大,会给她带来怎样的精神伤害。于是这次张萍下定决心,要跟邹超离婚。

2022年1月4日,张萍向当地基层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请求法院判令双方离婚。诉前调解期间,邹超坚决不同意离婚,家事法庭发出给予双方30天离婚冷静期的通知。

张萍带着女儿回了娘家,期间邹超多次上门吵闹,结果被张父狠狠教训。随后邹超又给张萍发了许多威胁的短信,说的还是“离婚他就自杀”的老一套,这次张萍立即报警,派出所出警制止,邹超却淡定地说:“别当真,我只是吓唬吓唬她。”

【法庭审理】

终于等到冷静期结束,张萍再次提出诉请,法庭排期开庭。在法庭上,张萍含泪诉说了自恋爱到结婚以来邹超频频以自杀、自残的方式实施家庭暴力,不仅导致自己产生严重的心理创伤,更给年幼的女儿带来心理阴影。为了女儿的健康成长,必须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

张萍还提出,现住房由双方共同出资首付款,婚后共同还贷。离婚后,女儿随母亲生活,住房产权归并到自己名下。鉴于邹超存在重大过错,只能适当给予邹超现金补偿。

邹超不同意离婚。他当庭承认婚前婚后都发生过自残行为,但从未采用暴力殴打张萍,不存在家庭暴力行为。如果判决双方离婚,自己的经济条件优于张萍,女儿应随父亲生活,住房按现值给予张萍一半的经济补偿。

庭审质证期间,张萍提供了邹超实施自残的视频以及意欲自杀的微信文字、手机短信等证据,邹超没有反驳。两人均认可现住房价值102万元。

最终,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本案中,邹超虽未有对张萍身体侵害的行为,但其通过自杀、自残的方式恐吓张萍,以达到从精神上控制对方之目的,也属于家庭暴力范畴。基于双方的夫妻感情已破裂,该婚姻关系确无维系的必要。

审理此案的家事法官指出,法院在处理婚姻家庭案件中,应注重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特别是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案件,从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出发,对于实施家庭暴力的父母一方,一般不宜判决其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在离婚财产分割上,可根据个案具体情况,酌定施暴方少分财产的比例,以此惩戒施暴者。

最终,在2022年5月16日,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1.准予张萍与邹超离婚。

2.女儿随张萍生活,邹超每月探视女儿4次,并按其基础工资的百分之二十给付女儿抚养费。

3.住房产权归并到张萍名下,邹超搬离现居所,张萍按双方认可的房屋价值的百分之四十支付给邹超产权补偿款。

宣判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

【律师分析】

家庭暴力发生于有血缘、婚姻、收养关系且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之间,通常以殴打、捆绑、恐吓和谩骂等形式表现,该行为往往直接作用于受害者身体,使受害者身体上或精神上感到痛苦,损害其身体健康和人格尊严,如丈夫对妻子、父母对子女、成年子女对父母等。

目前,尚未有相关司法解释说明自杀、自残等行为也属于家暴。但是,在婚姻关系中,一方频繁实施自杀、自残等行为,以达到对配偶进行精神控制之目的,而另一方则必然处于惊恐之中,其实质乃是家庭暴力行为的恐吓类型。因此,在对邹超行为的定性上,承办此案的法官通过行使自由裁量权,定性邹超实施自杀、自残等行为属于家暴,与法并不相悖。

此外,我们还想借由本案提醒广大网友,隐形家暴有很多种形式,甚至有时候身在其中的当事人都未必能够清晰察觉,但是如果你在婚姻中明显感觉到了不自由,总是被对方操控,那么极有可能就是遭受了精神上的家暴。总之,婚姻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更加幸福,如果对方的存在已经给您造成了巨大的痛苦,那么就应该及时反思这段婚姻,想想自己是否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家暴的侵害。因为只有当你自己觉醒,才能逃离错误的婚姻。

以上就是中嘉律师事务所-北京离婚律师给大家整理的“一方通过自残控制对方,是否构成家暴?”一文,希望能帮助到大家。如您还有其他疑问,可直接拨打中嘉律所全国法律咨询热线:4000-962-686进行咨询!


咨询热线:4000-962-686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望京SOHOT1A座15层